广州慈铭体检中心

联系我们

400-000-2251

解放南路分院:广州市解放南路123号金汇大厦3楼


天河店分院:广州市天河路351号广东省外经贸大厦三楼


Email:712342188@qq.com

一些药物会增大致癌几率 慈铭在线预约

2015/3/24 13:38:14 点击: 来自:

 引导语:我们经常从医生那里得到的建议就是,每天服用一小剂阿司匹林。因为这种维持治疗能够预防血栓的形成,而血栓则会导致心脏病发作和中风。但医生不会告诉你的是,这样做同样也会引起严重的内出血。医生不会告诉你的10件恐怖之事!

  
图片
  
  1. 癌症并不总是癌症
  
  一个医生可能犯过的最大错误就是对癌症的误诊。癌症总是令人恐惧的,有些地方甚至忌讳提到这个词,而医疗团队却以一个信条赖以为生:早期诊断。癌症发现得越早,治疗起来就越容易。但这样的热忱却极易导致假阳性错误(false positives),而且对根本不存在的疾病加以治疗是极危险的。
  
  那并不是我们瞎编的。乳房X光检查就容易误诊出乳腺癌,因为乳房的任何一点小异常就可能会被视为肿瘤。最常见的要数对乳腺导管原位癌(DCIS)的误诊。尽管有“恶性肿瘤”的存在,乳腺导管原位癌也不会真正癌变;只有在极少的情况下,它才会病变成癌症,而且不管这些患有乳腺导管原位癌的人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治疗,他们几乎都活了下来。
  
  但当医生统计癌症事例时,他们通常会将乳腺导管原位癌纳入其中,目前美国就有30%的乳腺癌“病例”。此外,当被诊断出患有此病,多数人都会选择“不必要甚至有害健康的治疗”,而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这种治疗对人体造成的伤害远大于“癌症”本身。
  
  2. 一些疫苗接种失败
  
  2012年,美国出现自1955年以来最严重的百日咳疫情。考虑到我们已经使用百日咳疫苗长达50年,因此这次百日咳疫情的爆发相当奇怪。百日咳有两种病原菌,即百日咳博多氏杆菌和副百日咳博多氏杆菌,但百日咳疫苗——DTaP 疫苗——却只针对百日咳博多氏杆菌这一种病原菌。这似乎也并不坏。能对抗一种病原菌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是这样吗?
  
  这样的看法不完全正确。这些年来,我们总是专门致力于对抗其中一种病菌,而另一种病菌则伺机活跃起来,以致接种疫苗会促使副百日咳博多氏杆菌的肺部感染率上升到正常情况下的40倍。并且最近,此种疫苗的效果远没有所预想的那般好。2011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建议接种两倍剂量的百日咳疫苗,他们声称如果想要接种的疫苗奏效的话,那么起初注射过三次疫苗的人还要再注射三次。
  
  那是因为这些疫苗实际上会强化体内病菌。它们虽然并不能重建人类基因组(你也许对疫苗可能导致孤独症的看法嗤之以鼻,认为其是危言耸听的胡扯),但却能刺激病菌突变。中国以一种糟糕的方式明白了这点,他们发现他们的乙肝疫苗会促使病菌以正常情况下的两倍速度发生突变。我们在流感病毒上也见过同样的情形——疫苗基本上是为病菌的繁衍提供燃料的。
  
  3. 处方药会导致糖尿病
  
  2型糖尿病是由患者体内所产生的胰岛素相对缺乏,或是由体内胰岛素不能得到有效分泌所导致的。这样就会造成血流中葡萄糖或是糖分的增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增加的糖分将会破坏神经和血管。在美国,约有230万2型糖尿病患者,并且这个数字还在逐年上升。
  
  有结果表明,不少常见的处方药,比如抗抑郁药物,就有可能会导致糖尿病。2011年,仅英国这一个国家就给出了4670万张治疗抑郁症的药方。基于这串数字,南安普敦大学的研究者发现,服用了选择性血清再吸收抑制剂(SSRIs)和三环抗抑郁药(tricyclic)这两种较普遍的抗抑郁处方药的人患上糖尿病的可能性是没有服用这两种药物的人的两倍。
  
  当然,那些发现在2013年才被公布出来,但从2008年开始,我们就已经知道处方药与糖尿病之间的关联,可数百万乃至更多的人仍会每月定期地服用处方药。
  
  更糟糕的是——一些被用于治疗少儿多动症(ADHD)的常见处方药会使服用者患上糖尿病的几率增加三倍。而且那又多半是不可根治的终身病症,可孩子对此却连拒绝的选择都没有。
图片
  
  4. 一些药物会增大致癌几率
  
  既然我们在之前纾缓了你对癌症的担忧,那现在就让我继续讲下去,让所有忧虑都回复原位吧。降压药几乎会使罹患侵袭性乳腺癌的风险增加三倍。单在美国,就约有5860万人服用降压药,因此你可能会以为降压药与癌症的关联应该更为人所熟知。
  
  发现降压药与癌症之间关联的研究小组调查了1763个患有乳腺癌的女性。研究表明,那些服用一种特别降压药——钙通道阻滞剂(calcium channel blockers)的女性患上乳腺癌的几率是普通人的2.5倍。55岁以上的老年妇女患上乳腺癌的风险更大,因为钙通道阻滞剂会阻止细胞死亡。而如果细胞不能完成它们正常的生命周期循环,那么这些细胞的活动就会失控,并最终发生癌变。
  
  但如果处方药的剂量并非过大的话,那还算不上一个什么大问题。在对一家医院的审查中,我们发现161名医生中就有150名医生为他们的病人开的处方药中含有钙通道阻滞剂。但又有多少医生告诉他们的病人关于此药的风险?仅仅只有八人。那是他们工作中的潜在致命失误。
  
  5. 阿司匹林会导致内出血
  
  我们经常从医生那里得到的建议就是,每天服用一小剂阿司匹林。因为这种维持治疗能够预防血栓的形成,而血栓则会导致心脏病发作和中风。但医生不会告诉你的是,这样做同样也会引起严重的内出血。
  
  研究者发现,每天定期服用一剂阿司匹林的10000人中,有46人能在10年内相安无事。但同时他们也发现,这10000人中有49人患有胃出血,另外还有117人的胃肠道有出血征兆。因此我们不可否认阿司匹林的好处,但同时它也许会使情况变得非常糟糕。
  
  除此之外,阿司匹林并不适用于每个人。阿司匹林的抗血小板作用存在个体性差异,一些患者存在阿司匹林抵抗(aspirin resistance),这便使阿司匹林的所有积极效果全被否定。但由于我们没办法对那进行测试,因此就连医生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正在为患者推荐的治疗药物是否有用。
  
  6. 胃灼烧药物有致命的副作用
  
  关于药物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在它们有效地治疗它们所针对的病症时,往往尾随而至的是药物可怕的副作用。即使告知那些药物的副作用是医生的职责所在,但有时他们也会避而不谈。例如,质子泵抑制剂(proton pump inhibitors),一种治疗胃灼烧的药剂,在市场上以耐信(Nexium)和洛赛克(Prilosec)的品牌名出售,这种药物也许会造成骨衰老和先天畸形,并且它还会使人体丧失吸收维生素B12的能力,从而导致永久性神经受损。
  
  此外,2012年医生开得最多的一种处方药就是耐信,并且多数情况下,它甚至没有一点效用。医生所开处方上的阿司匹林药物通常是用以治疗胃酸过多而灼烧食道所引起的巴雷特食管症(Barrett’s esophagus),但实际上这些药片却对此没有丝毫效用。儿科医师甚至在给婴幼儿开的药方中也开始使用此种药物,尽管已有研究证明,这样做实际上会导致永久性的肠道功能紊乱。
图片
  
  7. “安全的”X射线也会引发癌症
  
  众所周知,伽马射线(gamma radiation)和 X射线(X-rays)有致癌风险。而现在的我们为了活下来,就要常常将自己暴露于辐射之下, 因此医生为你检查断裂的骨头或是给你做乳房X光摄影检查(mammogram)的时候,就会大体为你说明一下关于X射线“安全曝光”的原理。辐射是以西弗茨(sieverts)的单位来衡量的,你每年光是受到的背景辐射就约有2.4毫西弗;与之相比,一次乳房X光摄影检查仅仅只会给你带来0.7毫西弗的辐射。
  
  然而,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医用X射线在几分钟的时间内就将辐射注入你的体内,而背景辐射却需要你花上整整一年的时间来吸收。这是一个巨大的差别,甚至连低辐射的“安全”X射线也是如此。在英国,医用诊断X射线每年会导致约700起癌症病例。更糟糕的是——一些研究者声称多数癌症病例都是由医用X射线所导致的,或者说医用X射线加重了癌症患者的病情。
  
  更有甚者,女性如果在怀孕期间进行x光检查,那么她极有可能生下一个患有癌症的小孩。并且作为小孩首选诊断工具的CT扫描(电脑断层扫描),正如你所猜想的那样,也不过是X射线的另一种样式。
  
  8. 医生会从某种药物的售卖中获得报酬
  
  阴谋论者不怯于公开大型制药公司的恶行。但阴谋论是一回事,而文献证据则完全是另一回事。哈佛大学法学院对此进行更为细致的观察后意识到一个问题,人们只要稍稍留心一下就会发现,医生能够从某一种特定的处方药中得到可观的报酬,甚至有时他们开出的那些处方药对人体有害。
  
  最近就有这样的一起案例,约瑟夫医生(Dr. Joseph L. Biederman)为一位患有躁郁症的两岁幼童开出药性强烈的精神抑制药(antipsychotics),食物及药品管理局(FDA)规定这种药物不可用于10岁以下孩童。这种精神抑制药的制造商给了他160万美元的报酬。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艾伦医生((Dr. Alan F. Schatzberg))用堕胎药治疗抑郁症——他在生产此药的公司中占有480万美元的股份。
  
  再就是查尔斯医生(Dr. Charles B. Nemeroff)为一种会导致癫痫和瘫痪的药物做广告,宣称这种药物是安全的,这样他就能获得50万美元的报酬。 事实上,医生是被允许为任何疾病开出任何药物的,不论他开出的药物本来是针对何种病情。我们不能以偏概全地说所有的医生都会为了得到报酬而开出问题药方——但你又怎么知道有哪些医生会这样做呢?
图片
  
  9. 被过度夸大的流感恐慌
  
  谁能够忘记2009年和2010年的甲型H1N1流感?当世界健康组织宣布全球流感处于紧急状态时,整个世界开始陷入一片混乱。等候接种疫苗的长队延伸过好几个街区,并且每个地方的医生都劝说人们及时就医。
  
  在将近10个月的时间里,制药公司就轻易地从疫苗售卖中捞到了65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105亿美元)。与疫苗制造商沆瀣一气的医生建议病人接种疫苗的可能性比一般医生要多8.4倍。并且不仅仅只是建议——他们甚至更有可能在媒体上公然地夸大流感的危险性,这在极大程度上造成了民众的恐慌。
  
  并且奇怪的是,那些被制药公司给予报酬的医生更有可能主动提供信息给报社。那似乎并没多大区别,但我们总是倾向于相信报纸上这些援引专家的言论。结果有将近17000人死于H1N1流感,而死于普通流感的人却有46000人。 当然,这得归功于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而不是,比如说,这次流感本身就只是一次普通的基因突变,只不过被人为地夸大,使之膨胀到令人恐慌的地步。
  
  10. 登记在册的性侵犯者和暴力犯罪分子
  
  医生没必要向你公开他的犯罪历史,并且通常这也不会被视为什么大问题。多数医科学校都有严格的招生政策,并且我们也模糊地意识到医院或许会对他的职工进行一番筛选,因此有谁还会想到问一下医生的犯罪历史呢?其实,或许你应该问一下的。
  
  2013年11月,英国的医学总会(GMC)公布了英国医生犯罪历史的数据库。资料显示,差不多有800名在职医生持有犯罪记录,其中有31人曾因攻击他人而遭逮捕,330人因酒驾而被监禁。剩下的人呢?从偷窃到贩毒可谓无所不有,而且这些医生也没有法律义务向他们的病人逐一交代这些。
  
  这样的事例并不罕见。在迈阿密(Miami)就有一个外科医生是强奸犯,一名纽约医生因企图与一个小男孩发生性关系而遭逮捕,苏格兰的一位内科医师在他的电脑里储存了大量的儿童色情作品。
  
  编后语:看后是否很惊讶呢?小编也给惊呆了呢!降压药几乎会使罹患侵袭性乳腺癌的风险增加三倍。单在美国,就约有5860万人服用降压药,因此你可能会以为降压药与癌症的关联应该更为人所熟知。

上一篇:鼻炎,慈铭体检告诉您如何轻松控制

下一篇:婚检人群疾病检出率翻倍

广州慈铭体检-解放南路分院:广州市解放南路123号金汇大厦3楼

广州慈铭体检-体育中心分院:广州市天河路351号广东省外经贸大厦三楼

在线客服

个检预约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团体体检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